最近在看島田莊司的新作『異位』,小說一開始就提到匈牙利有名的吸血女伯爵Elizabeth Bathory的故事,傳聞中Elizabeth Bathory相信女孩的血可以保持青春,為了維持自己的美貌她殺害了近650個女孩,更駭人聽聞的是她還設計了刑求的工具「鳥籠」、「鐵處女」虐殺她們,手段相當的兇殘,雖然她不是吸她們的血,但她手段之殘忍應該連吸血鬼都自嘆弗如吧!


其實Elizabeth Bathory的故事我小時後不知道在哪本書裡就有看過,那時雖然極受驚嚇但始終認為這是個虛構的故事,但現在再用Google查了一下,才發現原來Elizabeth Bathory真有其人,甚至還有她的畫像、和最後囚禁她的石塔的照片哩! 而Elizabeth Bathory的故事雖然駭人卻有股吸引人的魔力,所以不僅被拍成了許多電影,更誇張的,有一個保養品的品牌《BATHORY`S》即是取自Elizabeth Bathory的姓氏,標榜可以保持大家夢寐以求的青春不老的肌膚...

 

 

 

  說了這麼多,還是來看一下Elizabeth Bathory她幹了哪些好事吧!
===================================================================
以下轉貼自http://fan6789.blogspot.com/2007/12/elizabeth-bathory.html


女伯爵Elizabeth Bathory通常以她的匈牙利Erzsebet名字被提起,是一個匈牙利的貴族女性,出生在一個匈牙利最富有也最有影響力的家庭。和當時歐洲大部分的貴族王朝一樣,她的家族也被由近親通婚導致的精神病所困擾。波蘭的King Stephan算是她的一個比較有名的親戚了,而她還有一位虐待成性的擁有雙重性別的姑媽和一個精神分裂的叔叔。因此,Elizabeth從4歲開始就突發癲癇症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她從小就被寵壞了,一群女家庭教師圍者她,滿足她所有的需要。雖然受到她的突發症和冷僻性格的影響,Elizabeth還是被認為是一個聰明能幹的年輕女性,她受過良好教育並且智力出眾甚至超過她同時代的某些男士,她能讀和寫用四種語言且對科學和天文學感興趣,而特蘭西瓦尼亞的執政王也不過就識得幾個大字罷了。


1560年:Elizabeth Bathory(Erzsébet Báthory)生於1560年8月7日,出生於匈牙利的Nyírbátor 一個最古老富有的家族裏,父母喬治(Baron George Bathory)與安娜(Anna Bathory)就是堂兄妹關係,而父親在伊麗莎白十歲時就去世了。她出生的Bathory家族在東歐的匈牙利是當地極具權勢的貴族之一,但是這樣的家族,除了"盛產"Transylvania 的親王和波蘭國王(Stephan Bathory,Istvan Bathory-他是特蘭西瓦尼亞王子並在1575-86年是波蘭國王,因癲癇死亡),還包括一個紅衣主教、一些王子、還有一個擔任匈牙利首相職務的表兄;亦因防血脈分散而近親結婚的惡習,使得家族成員許多不良因子都遺傳下來,其中甚至有著惡魔崇拜、色情狂、狂暴殘忍等心理疾病,例如:膜拜撒旦者(她的一位叔父)、虐待女僕的女同性戀(她的姨媽Klara )酗酒者與好色之徒(她的兄弟Stephan)這樣的人也比比皆是,據說家族中有不少人因精神疾病自殺。


出身這樣一個豪門的 Elizebeth,據說在 4、5 歲的時候就表現出有暴力傾向,這可能是由於癲癇病或其它神經系統疾病造成的,並且可能和她晚些時候的精神錯亂行為有關。在她年幼時期,曾經目擊了一次對一個背叛的吉普塞人的處刑過程,那個可憐的吉普塞人被塞進一頭被活活剖開的馬的腹部並且被縫在了裏面。這次處刑是公開展示的(為了討取到場的貴族們的愉悅)。在劊子手的臉上並沒有浮現出絲毫對受刑者之死的同情和憐憫,這次事件讓Elizabeth明白了一件事-正是這件事使她殘忍的個性開始萌芽--殺一個平民根本無須受罰和擔心受到報復。


1571年:在11歲那年,她就與男爵Ferencz Nadasdy訂婚。在結婚之前,依照當時習俗,年幼的Elizebeth要先到婆家居住並接受教育,因為是軍人世家的緣故,Ferencz之母─女伯爵夫人Ursula Nadasdy 對伊麗莎白極其嚴格,她就這樣在城堡中度過苦悶的童年。




1574年:傳聞14歲時,她在她未來的岳母(女伯爵夫人Ursula Nadasdy)的城堡中與一名農民的兒子生下了一個嬰兒。


1575年:5月8日,時年15歲,Elizabeth 依婚約和男爵成親,舉行盛大豪華的婚禮,婚後兩人搬到了斯洛伐克的 Cachtice Castle 居住,城堡建在一座丘陵頂上,位於喀爾巴阡山(Carpates)的匈牙利山區,然而丈夫Fernencz Nadasdy伯爵忙於軍旅而經常不在城裡。當時26歲的Fernencz Nadasdy伯爵,是個很有聲望卻因為其殘酷的本性而被冠以“匈牙利黑色英雄”之名的戰場英雄。這樣一場婚姻在當時的貴族圈中一點也不希奇,完全是她那秉承機會主義的母親所導演的一場政治聯姻。而Nadasdy家族也因此提高了不少社會地位-Bathory家族因其資歷而有著更大的權利,Elizabeth 保留了她的姓,她的丈夫也改姓了Ferencz Bathory。雖然對這場婚姻有諸多的猜測,但是Fernencz的經常外出確實一個不爭的事實。在他們結婚的頭幾年,Elizabeth並沒有生育,也就是在這長時間的孤獨中Elizabeth的虐待狂天性開始佔據統治地位。


Elizabeth 婚後不久便開始為偏頭痛的毛病所困擾,便將脾氣都發洩在侍女身上。一旦侍女犯了小差錯,伊麗莎白就藉機虐待她們,例如用燒紅的鐵棒燙其體膚、用針刺札等等……而Elizabeth 覺得一聽到她們的哀號,自己的頭痛就會消失!用木棒毆打女僕是"最輕的懲罰"。根據報告,她經常"用針刺穿那些女孩的上下唇...刺她們的肉體...刺入指甲中",一個"嚴厲的懲罰"是把女孩拖到雪地裏用冷水澆她們,直到被凍死。


在丈夫上戰場期間,Elizabeth 拜訪了和她同樣有同性戀嗜好的姑媽,伯爵夫人Karla Bathory(一位眾所周知的雙性戀者),財富和強權使Klara有足夠的女孩供她"娛樂"。Elizabeth非常喜歡這種娛樂,便頻繁地拜訪她姨媽的住處。但當她們的狂歡被下令取締後,Elizabeth才真正的意識到她內心中所需要的是何種刺激。折磨擁有成熟胸部的女孩使她得到了巨大的快感,而她不只滿足於肉體上所得到的快感,對黑色魔法的研究也是她的愛好之一。Thorko,一個城堡中的男僕,開始慫恿Elizabeth 學習如何使用魔法,Elizabeth加入了一個秘密宗教組織學習巫術。


在Elizabeth寫給丈夫Ferencz 的信中她提到:「Thorko教會了我做一種相當有趣的事情,用白色的籐條抽打一隻黑色的母雞直到它死去,然後用它的血塗抹在你所要對付的敵人身上,如果你沒有機會塗抹在他們身上,可以塗抹在他們的外衣上。」


Elizebeth 還曾與一個「神秘的陌生人」私奔過,不過當她回心轉意回到城堡時,伯爵原諒了她。


1580年:在Elizabeth 二十出頭的時候,可能是出於無聊,慢慢發現了折磨僕人所給她"帶來的快感",沒有任何證據說明為什麼她對於他人的痛苦有著如此大的快樂,但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證明她確實非常消受。在她的那些女僕人中,她所鎖定的目標是那些青春期的少女。她先是用燒的發紅的鉗子把她們的身體撕裂,把她們放在火上烤,或是用一種叫“Star-kicking" 的刑法來折磨她們(用沾滿油的紙條夾在受刑者的腳趾間,然後點火,而Elizabeth本人則在旁邊觀賞受刑者痛苦的嘗試踢走那些火星)她也曾經把那些女孩的頭撕成兩半(就是用工具把她們的嘴硬撬開,不斷擴大角度直到她們折斷頸部而死),在她不那麼變態的日子裏,她只是強迫那些女僕們赤身裸體的在成群的男人面前做家務活。


由於城堡的高不可攀,Elizabeth 在僕人Thorko、奶媽Ilona Joo 、巫師Dorottya Szentes、Darvulia 與管家Jahannes Ujvary 的幫助慫恿下繼續墮落著,而Jahannes Ujvary 很快成為了女伯爵的頭號施刑人。隨著她的年齡不斷增長,她對那些無辜的年輕女性的血肉的渴望愈發強烈,在城堡中Elizabeth 瘋狂地監禁了很多體態豐滿的女性奴僕,並在一個稱為「尊貴夫人的刑室」的地方對那些女僕施加各種她自創的酷刑,而借口是因為他們沒有完成一些瑣碎而沒有必要的工作。


她用熨斗、熔化了的蠟和刀子來折磨女僕們,然後脫去她們的衣服,在全身上下塗滿了蜂蜜,最後將他們拋棄在滿是饑鋨的昆蟲的小樹林中,任憑昆蟲和食腐動物吞食(甜蜜的痛苦)。還有一種叫"水之痛苦",就是先把一個少女扒光,浸在0度的冰水中,並且不斷從頭上澆冰水直到受刑者活活凍死。很快,Elizabeth 似乎又不滿足於這些折磨,她開始從那些被囚禁的人的脖子、臀部和肩膀上吸血,越來越多的血使Elizabeth 陷入一中半瘋狂的狀態,她繼續用剃刀,火把和她最常用的一個小銀鉗子折磨著這些可憐的人。其實Elizabeth 自身擁有著驚世的美貌,她有一頭烏黑的長法與她那張象牛奶一樣白的臉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那琥玻般的眼睛射出了殘酷,形成了她那艷麗而又妖悒的身影。極度的虛榮和自戀使她的行為更加地扭曲。


1585 年到 1598 年的十三年裡,Elizebeth 相繼生了3個女兒Anastasia、Anna、Katalin與一個兒子Paul。從她寫給親戚們的信件來看,她是個賢妻良母,這與她對待奴僕的殘暴行為並不矛盾,因為貴族們對待他們親人和對待下等階層的僕人、農夫的態度往往有天壤之別。在嘮叨的婆婆Ursula 過世,Elizabeth 如釋重負,高興地和丈夫Ferencz 前往維也納旅行。除了皇帝Rudolf II 稱讚她的美以及分享神秘學知識讓她很高興以外,參觀布拉格宮殿中收藏珍奇異品的「驚奇異寶陳列室」(Wunderkammer)似乎也對她造成了某些影響。(Rudolf II 招攬了許多煉金術士、占星與天文學家、自動機械製造家、藝術家、植物學家以及其他不同領域的專家,收集許多罕見的物品)。


1600年:Elizabeth 隨著時間的流逝,Elizabeth 也逐漸地衰老,於是她企圖以化妝品和昂貴的服飾來掩蓋自己失去青春後的容貌。但這樣依舊遮擋不住那日益增加的皺紋。據說她從此時起開始接觸某種形式的巫術,參加包括獻祭馬匹等其他動物的宗教儀式。40歲的Elizabeth 開始變得越來越虛榮,並且懼怕衰老會奪去她的美貌。一天一個女僕在為Elizabeth 梳頭時不小心拽了她的頭髮,暴怒的她發狂地抽打這位女僕耳光,鮮血從女僕的鼻子中噴了出來,飛濺到了Elizabeth的臉上。而當女伯爵在鏡子中觀看自己臉上被血濺到的地方時,奇跡出現了。被鮮血沾染過的皮膚逐漸退去了時間的痕跡,恢復了從前的靚麗。於是她大喜過望,並發現鮮血可以使她奪回失去的青春。她突然覺得自己因此而得到了她年輕女僕的青春和朝氣。她相信自己找到了永葆青春的秘訣。Elizabeth 命令她的管家和男僕剝光那女僕、割破她的皮膚把她的血放到一個大桶裏,而她自己就在其中洗澡來給自己全身進行美容。此後,Elizabeth 開始信仰一個遠古時的信條:他人的鮮血可以使一個人在身體和精神上都產生變化。於是在巫師的幫助下,Elizabeth開始綁架一些年輕貌美的處女,然後折磨她們並將她們的鮮血收集在一個大桶中,Elizabeth 就用處女的鮮血來沐浴自己,每當她從充滿鮮血的浴缸中出來時,青春的光輝似乎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Elizabeth的奴才們在附近的村莊中以僱傭女僕為借口騙得了許多處女進入女伯爵的城堡,而她們被搾乾了鮮血的屍體都被拋棄在城堡之外,於是馬上有人傳言吸血鬼已經進駐了這座古老的城堡。這種恐怖統治持續了很多年。傷亡數字已經上升到了三位元數,這是後來被從女伯爵的寫字臺上找到的花名冊所確認的。死去的少女的屍體或者被燒毀,或者被埋到了城堡下面,或者拋于野外任野獸吞食。恐怖的震波穿透了鄰近的鄉鎮,但是沒有人敢站出來揭發女伯爵的獸行。就連那些本應該為維持和平和公正負責的神職人員也都保持沉默。


1600 - 1610:Elizabeth 的忠誠僕人們繼續為她的流血儀式和血浴提供新的女孩。至少在她的屠殺初期,Elizabeth曾不厭其煩的關照當地新教牧師將死去的女孩按照正統基督教儀式安葬。隨著屍體數的增多,牧師拒絕在這方面履行他的職責,因為從Elizabeth那裏送來的死因不明的女孩越來越多。Elizabeth於是威脅牧師不許他將自己的“癖好”說出去,同時繼續將屍體秘密下葬。在她馬拉松般的屠殺的末期,女伯爵開始變的草率。在後期,許多屍體被隨意的安葬在危險的易暴露的地方(田地旁、地窖旁等),或隨意將受害者屍體扔出城外讓野獸吞食,或者讓神父把受重傷的少女活埋。但是,對她的暴行所採取的直接行動一直沒有被施行,直到她已經把周圍城鎮所有的少女"耗盡",開始將魔爪伸向那些較低級的貴族婦女。


1600年:Elizabeth 40歲,她親愛的DARVULIA死了,她變得更加不顧後果。Elizabeth開始從下層貴族中挑選女孩,她建造了一個虛假的學校,欺騙那些貴族出身的少女來她的城堡並承諾對她們進行教育,事實上僅是為了把她們折磨至死...。因為她相信貴族女孩的血要比鄉下女孩的好。

一個共犯證實:Elizabeth在臥室拷打那些赤裸的女孩,血流成河,她的僕人要用煤灰來鋪地才不致走滑。她讓粗壯的女僕將女孩帶到她的床邊,先去撕咬女孩的臉頰,把齒肉咬碎後,接著是肩膀,再接下來她繼續撕咬女孩的胸部...

  
而Elizabeth的巫術師去世後,一位女魔法師使女伯爵的行為更加過分,她告訴Elizabeth如果要永駐青春,必須從擁有貴族血統的處女身上取得鮮血。於是Elizabeth又開始在擁有貴族血統的處女們的鮮血中沐浴,但她不可能再召回她那失去的青春。十年中,女伯爵的行為就像一個瘋狂的吸血鬼一般,殘忍地搾乾和折磨了將近650名少女。謠言開始迅速擴散,人們認為Elizabeth正在帶領著一個吸血鬼軍團掠奪著村莊中的少女。她相信巫術中喝血可保持青春的說法,就開始喝這些女孩的血,把處女的血液彙聚起來洗滌身體...


Andras Berthoni是Csejthe村路德教會的一名牧師,當Elizabeth命令他將那些被吸乾了血的屍體燒掉時,他意識到了事實的嚴重性,於是他將自己的懷疑和猜測在他去世前全部寫入了日記中。而Elizabeth這時已經是聲名狼藉,她的罪行也無法再掩蓋下去了。


1610年:終於一個即將受害的女孩逃跑並將在城堡裏發生的一切上告。匈牙利國王命令伊莉莎白的表兄-György Thurso 伯爵,該省的地方長官搜查伊莉莎白的城堡。為了尋找牧師Berthoni的日記,Elizabeth的堂兄,男爵Thurso在1610年的新年前夜來到了Csejthe城堡。1610年12月30日,他們率領士兵和騎兵包圍城堡的進行搜查,當時城堡裡還在進行著血腥殘酷的殺戮。


男爵Thurso、牧師Janos Ponikenusz成功地找到了Berthoni的日記本。同時,城堡中的一些人也發現了Elizabeth的地下刑室。在那裡,他們不僅看到了許多令人難以置信的被折磨得不成型的屍體和許多被虐待得奄奄一息的年輕女孩,在主房有個死去的女孩,血已流乾,另一個還活著的身上被刺了許多洞。在地牢裏他們發現了一些還活著的女孩,有人的身體被刺了許多次;而在城堡下面,他們掘出了大約50具女屍。


1611:在Bitcse進行了審判,伊莉莎白既不肯認罪也不肯為自己辯護,事實上她根本未出庭。根據當時的法令,貴族是絕對不能出席被審判。管家在審判中作證,讓Elizabeth和其同謀的所有罪行都被揭露了出來,37名未婚少女被殺害,其中6個是被招來作工的。通過審判發現,許多女孩在死前被折磨了數星期乃至數月。他們被用剪刀捅、被用釘子刺甚至被用燒紅的烙鐵戳,被關在掛在天花板上的有短釘的籠子裏,以便伊莉莎白進行鮮血淋浴。有時候,兩個女巫折磨這些女孩,有些時候伯爵夫人會親自來作。伯爵夫人的老護士作證大約40個女孩被虐殺,實際上,伊莉莎白殺害了612個女孩,她在自己的日記裏記錄了她們的死亡。


審判過程的完全抄本至今仍保存在匈牙利,他們被指控受到了吸血鬼的操縱而進行吸食人血、研究巫術和舉行異教的祭奠儀式。除了伯爵夫人和兩個女巫,所有曾經參與施刑的人都被斬首。由於Elizabeth的高貴身份,法律不允許對她實施死刑,而Ilona Joo和Dorottya Szentes則被拔去手指後施以火刑。法庭沒給Elizabeth定罪,但她在家裏被拘捕,她被宣判終生監禁並被關在自己曾施暴的屋子裏(Thurzo在1611年判她永遠不得踏出她自己的城堡一步),石匠堵上了屋子的門窗,只在上面留下送食物的小洞。城的四角高處,建了四個絞刑台,這是為了表示有應處死刑的人仍活著的標記。 


所有的審判文件被深藏在古堡中,男爵Thurso留在了城堡中。在Elizabeth被關押了四年,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的罪行,也沒有對她的所做所為表示過懊悔。


1614年:7月31日,54歲的Elizabeth向來自Esztergom教區的兩名牧師口述了她的最後願望和遺囑,她希望她家庭的財產能夠在她的孩子中間平均分配,然而她的兒子保羅及其後代將是基本繼承者。


1614年:八月十四日,看上去已憔悴不堪的Elizabeth Bathory,Transilvanian的嗜血女伯爵終於在痛苦中死去。一個獄卒想好好看看這位女伯爵,因為據說她當時仍是匈牙利最美麗的女人之一,在那個小洞裏瞥了一眼後,他發現她面朝下躺在地上,已經死了,她的屍體本應葬在Cachtice鎮教堂,但是當地居民對把這位聲名狼藉的女士葬在他們的土地上十分不滿,更別說還要葬在神聖的地方了。考慮到這些,以及她是Bathory家族最後一代的事實,她的遺體被葬在了匈牙利的東北部城鎮Ecsed,Bathory家族的領地上。


===================================================================
Elizabeth Bathory相關電影:


countess dracula
德古拉伯爵夫人(1971)
主要是描寫18世紀匈牙利一個剛剛守寡的伯爵夫人的駭人故事,就在閱讀完她丈夫的遺囑之後感到相當不滿意其刻薄的內容,要求伺女準備放熱水洗澡,結果因水太燙讓女伯爵相當的不滿意,這個本來就脾氣暴躁的女主人當場就揮了她的女僕一巴掌導致她手上的刀子畫到自己的臉,女僕的鮮血濺到了女伯爵的臉上竟產生了魔法般的效益:她發現塗抹處女的鮮血於肌膚上竟可回覆青春美貌的功效,於是這樣一個恐怖的傳奇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Contes immoraux
不道德的故事(1974)
由André Pieyre de Mandiargues原著La Marée改編的法國經典情色電影 !! 電影以 四個不同的故事 組合而成:
(1) The Tide:年輕男學生 以潮汐時間,對他的表妹進行男女情事的教學。
(2) Therese Philosophe: 19世紀一位懷春的少女,被關禁閉之後,如何排解內心的慾念 。
(3) Erzsebet Bathory:  16世紀殘酷的女伯爵四處搶奪處女之身的農村少女,再利用她們的鮮血洗浴。
(4) Lucrezia Borgia:  15世紀的年輕女性、她的哥哥、和她的父親之間的不倫性愛。


Eternal
邪惡的永生( 2004)
400年前,她殺了650個女人浸在她們的血液中沐浴,今天歷史即將重演......

偵探Raymond Pope正在調查他妻子的失蹤案。線索直指神秘的貴族伊麗莎白凱恩和她年輕的女僕Irina,在伊麗莎白迷人的外表和高貴的氣質下隱藏著一個可怕的秘密,這個秘密只有女僕Irina知曉,Irina相信她的女主人是一個神奇的人,也許就是16世紀血伯爵夫人Elizabeth Bathory-殺了650個女人浸在她們的血液中沐浴追求永生,當Pope調查逐漸深入伊麗莎白的過去,情不自禁的被迷住了,完全未預見伊麗莎白對他的闖入所作出的反應,這個致命的失誤導致他和他的朋友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Stay Alive
生存遊戲 (2006)
一個資深遊戲玩家偶然得到一套地下發行的神秘電腦遊戲,不久,他被人發現在緊鎖的房中慘死。一群好友前來參加葬禮,無意中找到這套以16世紀歐洲一位臭名昭著的貴族殺人狂--Elizabeth Bathory為題材的死亡生存遊戲。這群超級遊戲迷自然迫不及待地展開遊戲。遊戲一開始,便回溯了這名『嗜血女伯爵』殘殺數百名少女並用她們的血來沐浴以求青春常駐的邪惡典故。興奮於以假亂真的遊戲環境中的遊戲迷們沒想到,他們噩夢從他們按下START鍵開始,他們每一下的操作都在把生命引導至不歸路。因為遊戲開始後就無法中止,而他們所操縱的角色在遊戲中死去後,玩家亦一個接一個在現實中以相應的方式被殺,傳說中的『嗜血女伯爵』似乎跨過了虛擬與現實的界線大開殺戒。幸存的玩家只有盡全力對抗恐怖的『嗜血女伯爵』,在這場佈滿血與詛咒的遊戲裡勝出,纔能得以生存。


The Countess(2009)
在這部名為(The Countess)的新片中,茱莉蝶兒身演導演、編劇、女主角三項工作,任務相當吃重。這位出生於匈牙利的女伯爵在與夫婿結婚後定居於川夕法尼亞,和傳說中德古拉伯爵的城堡位於同一區域。傳說中她為追求永恆美貌,曾以各種殘酷手段殺害年輕少女,並將她們的鮮血蒐集起來,作為沐浴之用。據估計,死在她恐怖手段下的犧牲者超過650人,而刑罰史上的經典刑具「鐵處女」(Iron Maid)就是她的得意發明。而當代許多黑暗重金屬搖滾樂團都對這位有「吸血女伯爵」封號的巴瑟莉興致濃厚,甚至為她的傳奇故事寫歌,連前日本搖滾天團X Japan也是巴瑟莉的粉絲之一。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茱莉蝶兒表示,希望在這部電影中為女伯爵翻案,將她的形象扭轉為倡導文藝復興的開明貴族,但在男性的權位爭逐中不幸被污名化,抑鬱而終。藉此重新詮釋她孤寂不被理解的一生。

創作者介紹

黑色思緒

piano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