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九把刀獵命師第十一集的序。
這是他有一次去北京宣傳時發生的真實事件
實在太好笑了,忍不住貼上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裡面有一句話:『如果十年後我不會生氣的事,此刻的我也不必介意。』
我還滿喜歡的,對易怒的我其實還滿有安撫的效用的...

*******************************************************

不可詩意的刀老大之--跟比絲吉的戰鬥!

 

床頭擺了張硬版廣告,上面寫著『足浴29元,溫室按摩49元,日式按摩69元,日式盆浴199元』,在那個小太監房住了兩天,我也看了那廣告文宣兩天,有天下午臨時取消,沒事的我待在房間裡寫獵命師(我怎麼那麼努力阿!無聊就想按摩。


於是我打了文宣上的電話,接著就換了一身輕鬆的運動服等著。


等待的空檔,我還蠻怕待會的按摩服務是色色類的,但這裡好歹是大陸經營的旅館,敢在床頭方固定式廣告,應該不至於是犯法的勾當吧?儘管心中揣揣,但既然叫了就叫了,就隨機應變吧。


十五分鐘後。
叩叩。


深呼吸,我打開門。
『請問你剛剛打電話叫按摩嗎?』一個年約二十五的女人。
『對阿。』我欣然。
嗯,這女人很壯,很像變身後的比絲吉,這樣我就放心了。
這麼壯,不可能搞色情,一定是千錘百鍊的腕力跟關節之的按摩高手。
我乖乖躺在床上,趴好,說:『不好意思,什麼是溫室按摩阿?』
『就全身按摩阿。』她說,慢吞吞爬到床上。
『那我就點那個好了。』我說,突然被翻了過來。
噢,原來溫室按摩不是趴著按的,是躺著,面對面按的。
…………那還真是害羞阿。


於是,比絲吉就看著我,慢慢伸出她可以把整疊撲克牌撕掉一角的手。
!!!!!!!!!!!!!!!!!!!!!
我大吃一驚,比絲吉兩隻手直截了當就往我跨下一撈,掐著我的腹股溝兩側
……緩緩細細綿綿密密的按摩。


雖然吃驚,但我畢竟是個打過九刀盃自由格鬥賽的硬漢,於是表面不動聲色
,想說這溫室按摩的起手式,還真是………色阿!
『怎麼不做日式盆浴阿?』比絲吉咬牙。
『嗯,什麼是日式盆浴阿?』我不解。
『就是……一起洗澡阿。』她的臉一紅。


幹!!!
幹麻臉紅~!!!


『那個吼….嗯,我比較適合溫式按摩。』我不知道在亂講什麼。
涉世未深這四個字,我總算是徹底服氣了。
不過,還有救!
我閉上眼睛,在心中唸起往生咒鎮壓房間裡的詭異磁場。
這溫式按摩真的很怪,比絲吉的手有時胡亂拍打我的大腿、小腿,
有時亂抓我的胸部跟肩膀,但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我的腹股溝那邊施力,
搞的那邊越來越………..怪,害我往生咒都唸亂了。
『那邊有……有穴道嗎?』我不敢睜開眼睛。
『穴道?』
『沒事。』我腦筋一片空白。
『先生……..』
『嗯?』
『我們有在做色情噢。』
『喔。』


幹!!!!!!
你幹麻說出來!!!!
我突然有種想起來比腕力的衝動。
別慌!!!
千萬不要驚慌失措!!!!
有了,我有一個人生哲學專門對付這個狀況………
『如果十年後我不會生氣的事,此刻的我也不必介意。』
把這個句子改一下,變成『如果十年後我不會害羞的事,此刻我害羞個屁。』
應該行的通!!!
嗯,冷靜,我一定可以打混過去的。
『先生。』
『嗯?』
『來做吧!』
『做什麼?』
『做愛。』
『…………』
我好想大叫。
『不要好了…..』我睜開眼睛,微笑。
『為什麼不做?』
比絲吉咬牙,用手輕輕搧著我的雞雞,臉紅說:『你看,你的頭在笑了。』
笑!!!!!!!!!!!!!
靠,被妳這樣一直重點攻擊,我的小小頭怎麼能不笑。


『還是不要好了,我是跟朋友一起來的,大白天的在房間做愛,他們等一下來找我,看見了,那樣不是不太好嗎?』我保持冷靜,維持風度。
『不會的,做一下很快就出來了。』比絲吉目露凶光。
『我看還是不要吧,現在大白天的哪有人在做愛。而且被我朋友知道了,那樣實在是不好。真的不要。』我看著一直被搧來搧去的雞雞。
真是辛苦你了,等一下我一定狠狠捶你幾下,讓妳痛到忘記現在受到的屈辱。
『可你的頭……….』比絲吉沒有放棄。
我很想跳起來立刻扯爛我的頭,不過我不是比克,沒辦法一直再生,所以……….
『對不起,我看還是不要好了。』我閉上眼睛,眼角泛著淚光。


然後是長達五分鐘的靜默,比絲吉用虛無飄渺的虛弱力道,這邊拍一下,那邊捏一下,至多揉揉我的脖子,就是不肯認真按摩。
『先生,你台灣人?』
『對。』
『來玩的嗎?』
『來工作的。』
『有沒有女朋友?』比絲吉把我的腳掌抬起,放在她的豪乳上按摩。
『有阿。』喂,這樣是在幫你按摩吧?
『長什麼樣阿?』比絲吉揉著我的腳趾。
『單眼皮,小小的,五官清秀那型的。』我很怕我的腳會突然踢出去。
『原來你不喜歡我這一型的。』
『也不是啦。』我好卑賤,竟然開始胡說八道。
『是我太胖了嗎?』
『你只是稍微壯了點。』
這一點都不是關鍵!!!你好好按摩就什麼事都沒有!!!!!!!!
比絲吉的眼神流露出『蛋蛋』的哀傷。
『如果你喜歡瘦瘦小小那型,我叫我另一個姐妹過來幫你好嗎?』
『真的不用。』
『可你的頭………..』


不要再說了。
不要在說我的頭在笑了。
我已經很會亂寫了,就是沒聽過這種形容詞阿!!!
『謝謝你,這樣就可以了。』
『還是我用口活?』
『真的,我這樣就好了。』
『可你的頭…………』


比絲吉!!
第四次了!!!
笑點沒有人這樣一直用一直用一直用的!!
最後四十五分鐘時間到,比絲吉有點委屈的下床,整理他的髮型。
『謝謝,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會,舒服嗎?』
『還不錯喔!』
『可我都沒用什麼力ㄟ。』
…………夠了喔你。


我付了帳,還給了滿多小費,因為我竟頗有內疚。
我想對比絲吉來說,我一定是個白目兼暴殄天物的客人,希望那些小費讓她覺得花時間搧來搧去並不是太壞的經驗。

創作者介紹

黑色思緒

pianos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